普及心理健康知识,提高女性心理健康水平,为妇女提供心理咨询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心理学堂 >恋爱婚姻 >米歇尔·渥克:为何女性是一项被低估的资产
米歇尔·渥克:为何女性是一项被低估的资产
  • 发表日期:2021-09-12
  • 点击量:969

文丨米歇尔·渥克

在互联网股票市场泡沫破裂之后,《财富》杂志称萨莉·克劳切克为“最后一位诚实的分析师”。当时,她是桑德福·C.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负责人,她将该公司独立于承销业务之外,因为承销业务给许多其他分析师带来了严重的利益冲突。她后来成为花旗集团的首席财务官,在次贷危机爆发前夕,花旗集团无视明确警告,因此她不顾自己的名誉,发出了风险警告,并坚持要求花旗集团将资金返还给客户。她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因为她威胁到了群体思维,而这种思维定义了仍然以男性为主的华尔街堡垒。她在2017年出版的《勇气》一书中写道:“我被解雇了,因为我与众不同,因为我挑战了多数人的意见,因为我敢于发声,因为我敢于违背常规。”这本书讲述了这个故事,并反思了冒险行为。“我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我强调了风险,把长期利益放在首位,把客户关系置于短期利润之上。”

这让她顿悟,导致她被解雇的那些特质是一种被低估的资产,代表着女性在工作中能够带来的竞争优势。她说:“我开始相信,认识到每个个体与生俱来的优势,并允许她们发挥这些优势,可能是比训练每个人都以同样的方式行事更加成功的人事策略......我也开始相信,让女性在工作中充分表现自我,拥有并加倍利用这些优势,而不是轻看它们,可能会更加有效。”

克劳切克接着创建了数字投资平台Ellevest及其姐妹公司Ellevate,这两个平台都将她的见解和经验融入解决女性往往不符合风险刻板印象的问题上——她们、她们的组织和整个经济都曾为此付出了代价。过去所谓的“性别中立”平台绝非如此,因为它们通常针对男性的预期寿命、职业道路、决策风格、信息需求、时间范围和优先事项。

克劳切克认为,女性为我们与风险的关系带来了六个关键优势:健康的风险意识、从整体看问题(从而管理复杂性)的能力、对人际关系的关注、长期的视角、对学习的热爱,以及追求影响和意义的动力。克劳切克是正确的,挑战在于让人们看到过去的性别风险刻板印象,可以看到女性的潜力,并帮助女性释放它。

性别与金融

关于性别和风险的讨论常常包括价值判断,实际上,女性承担过少而男性承担过多。一些研究表明,在投资方面,男性更愿意冒险(包括更危险的风险)的刻板印象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再深入研究一下,结果并不那么简单。研究结果可能是相互矛盾的,只有研究人员对年龄、教育、婚姻状况和经验进行校正后,结果才有意义。

女性的一些财务风险决定可能与顾问如何向她们推销有关,这是自我强化风险刻板印象的一个例子。一些研究发现,事实上财务顾问往往为女性提供风险低于男性的投资选择。随着Ellevest等公司和越来越多的银行向女性营销,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

200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男性和女性管理的基金在业绩、风险和其他特征方面几乎没有差别。作者指出,研究中的管理者受教育程度相似,因此理论上认为,往往归因于性别的投资行为差异,可能是由于金融知识差异以及财富限制的结果。

佩吉·德怀尔、詹姆斯·吉尔克森和约翰·李斯特等学者在2002年对近2000名共同基金投资者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金融市场和投资知识是投资选择中性别差异的关键因素。换句话说,当研究人员把教育和知识因素考虑在内时,任何明显的风险厌恶情绪都会消失。

事实上,当将缺乏经验的男性和女性进行比较时,教育和知识以另一种令人着迷的方式促进了性别差异。新手男性比新手女性更容易做出风险更大的选择。但当他们成为专家时,这种差异就会消失。换句话说,男性更善于“假装成功”,最后直到他们失败。

在2007-2010年对美国近7000家商业银行进行的一项研究中,美国货币监理署的阿贾伊·帕尔维亚、芬兰金融学者埃米利亚·维马和萨米·维马检验了他们的假设,即女性领导的银行将表现出更高的股本水平和更低的违约率。在控制了银行的资产质量状况、增长率、规模、当地经济状况和其他变量后,他们发现,由女性领导的银行确实采取了更“保守”的立场。他们写道:“此外,尽管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的性别与银行倒闭总体上都没有关系,但我们发现了强有力的证据,证明拥有女性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的小型银行在金融危机期间倒闭的可能性更小。这表明保守主义对于规模较小的银行的生存尤为重要,因为它们吸收外部冲击的能力可能较差,而且往往面临不那么严格的市场监管。”

他们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即他们的研究结果可能会受到自我选择偏见的影响:如果是女性自我选择进入风险较小、资本比率更为保守的银行呢?这可能是另一个自我强化刻板印象的例子。他们还警告称,在他们没有研究的以危机文化为特征的商业周期中,决策可能会不同。尽管如此,他们的分析还是发人深省的。很多关于低风险选择的对话都包含了一个未言明的假设,即低风险等于“风险厌恶”。在某些情况下,当降低风险是正确的做法时,这并不是一种恭维。在研究案例中,保守的决策反映了适当的风险判断,而不一定是对风险厌恶的偏见。

事实上,这场巨大的金融危机让人们重新认识到,有时犯错会带来谨慎行事的好处,这并不是厌恶风险,而是明智和适当的行为。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克里斯托弗·考德威尔在《时代》杂志上写道:“男性已成为对风险关注不足的代名词。”考德威尔的价值判断会持续多久,或者它是否已经消散,还有待观察。在危机之后创纪录的牛市期间,宽松的货币政策再次将谨慎抛诸脑后。

行为和判断的比较表明,男性和女性对压力情境的反应是不同的。认知心理学家玛拉·马瑟和尼克尔·莱特霍尔引用了一些实验,在这些实验中,受试者会在更安全的选项(潜在收益和损失都较小)和风险更高的选项(潜在收益和损失更高)之间进行选择。“当增加的冒险有益时,压力会增强男性的表现;但当增加的风险有害时,压力会削弱男性的表现。反之亦然。”马瑟和莱特霍尔总结道。在一项研究中,参与者将为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气球“充气”。每个泵都会抬高它的价值,但也增加了气球爆炸的概率和相关收益。其中一半的受试者必须在游戏开始前20分钟将手放入冰桶里。忍受冰桶压力的男性给气球充气的时间更长、挣得更多,而承受压力的女性则会更早停止给气球充气。在一个类似的赌博实验中,男性从“高风险”的牌堆中拿了更多的牌,降低了他们的总体收入。在另一个实验中,男性海洛因成瘾者在压力增加的情况下比零压力的情况下做出了更多“糟糕”的冒险决定。

过度自信

管理学学者K.C.米什拉和玛丽·J.梅蒂尔达开始研究过度自信的性别差异。过度自信意味着对一个人的判断抱有毫无根据的信心,从而产生风险感知和自我归因偏见,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更倾向于把积极的事情归功于自己,如果事情不按他们希望的方式发展,他们就会责怪外部力量。他们调查了300多名共同基金投资者,发现男性过度自信的比例高于女性。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男性和女性都更倾向于自我归因。研究结果还表明,自我归因与过度自信密切相关。

其他研究也表明,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显得过于自信。然而,社会语言学家黛博拉·泰南警告说:“女性更有可能淡化她们的确定性,而男性更有可能减少他们的疑虑。”这就是为什么很难根据男性和女性的说法进行比较。1994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男性和女性都表现出过度自信,但男性往往比女性更容易过度自信。

过度自信会导致风险决策,从而对财务健康和其他方面有害。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布拉德·巴伯和特伦斯·欧迪恩在20世纪90年代的7年时间里,通过一家大型折扣经纪公司分析了3.5万个家庭的交易行为。他们发现,男性的交易量比女性多45%。这种交易使男性每年的净回报率下降了2.65个百分点,而女性下降了1.72个百分点。他们还发现,女性每年投资组合的变化比例约为53%,而男性每年的比例约为77%。他们将这些差异归因于过度自信,而男性(正如其他研究所表明的那样)在财务问题上往往比女性更容易过度自信。他们还发现单身女性和男性之间的差异比已婚女性和男性之间的差异更大,这可能是因为已婚伴侣至少会在一些财务决策上征求伴侣的意见。巴伯和欧迪恩辩称,过于自信的投资者(他们认为自己对证券价值的了解比实际情况更准确)比那些有信心更接近现实的投资者交易次数更多。他们发现,对于困难的任务、涉及高度不确定预测的任务,以及那些无法获得快速、清晰反馈的决策,过度自信者是最为严重的。

有趣的是,研究表明信心的性别差异取决于手头的任务类型,既包括是否被认为典型的性别任务,也包括是否有清晰、即时的反馈。类似金融业这种典型的“男性”领域,或者股票市场这样反馈模棱两可的领域,女性经常低估自己的能力。然而,鉴于巴伯和欧迪恩的研究已经过去20多年,新的研究可能会产生一些不同的结果。

随着女性在曾经被视为更适合男性的领域变得更加活跃和自在,一些领域的性别差异也在缩小,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保持下去,人们所感知的风险差异也会缩小。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英格丽德·沃尔德隆和她的同事已经证明,与事故相关死亡率的性别差异在某些领域有所减少,比如由于女性花更多的时间开车所引起的机动车和职业事故。在其他情况下,性别差异有所增加,例如20世纪80年代的非法药物使用,当时男性更有可能继续使用非法药物,而且可获得性增加了。改进后的医疗保健技术尤其有利于女性,例如,从跌倒中恢复的老年妇女,因此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死亡率。

刻板印象造成的伤害

得克萨斯农工大学的经济学家凯瑟琳·C.埃克尔和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的经济学家菲利普·格罗斯曼发现,男性和女性都高估了两性对风险的厌恶程度,而男性在预测女性风险偏好方面的表现甚至比女性更差。在预测自己的性别偏好方面,两者不相上下,而且两者都不善于识别不同性别之间广泛的风险偏好。

他们的研究进一步表明女性比男性对风险决策的背景更加敏感,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对性别和风险的研究差异会如此之大。埃克尔和格罗斯曼认为,“风险偏好以及其他人对这些偏好的假设潜在经济影响可能会相当大。对风险态度在两性内部和两性之间的真实分布有更深入的认识,有可能会使男女做出更好的决策”。他们指出,许多旨在表明风险态度性别差异的研究并不能控制知识、财富、婚姻状况和其他可能导致结果偏差的人口统计学因素。他们总结道:“虽然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但到目前为止,研究结果严重怀疑风险态度是否可以作为一种可测量的、稳定的人格特质,或者作为财富或收入效用函数的一般属性。”

埃克尔和格罗斯曼还认为,这些旧观念正在造成真正的伤害:其他男女可能会根据他们(相当准确地)对两性之间平均差异的看法来决定他们对男女的待遇,而在性别群体中存在着很大的异质性,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被接受或被忽视的。令人不安的是,基于对女性风险偏好的假设,医生可能会给女性开出比男性更不积极的治疗方案。这些假设很可能与她们的女性患者的实际需求不符。

我们如何看待别人对风险的看法

刻板印象会伤害那些甚至没有意识到别人对他们的错误印象与现实之间存在差距的人。我们不能对别人认为我们应该考虑的风险免疫。心理学家甚至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种现象:刻板印象威胁,或“确认与自我相关的对自己群体的负面刻板印象的情境威胁”。

一些研究甚至表明,对风险厌恶的性别刻板印象会让一些女性更加厌恶风险。斯坦福大学的普里扬卡·B.卡尔和哥伦比亚大学的克劳德·M.斯蒂尔研究了刻板印象的影响,发现它们会影响行为。在他们的实验中,他们开发了一些预计会引发负面刻板印象反应的线索,例如告诉女性她们将接受关于数学和逻辑能力的测试,而在这一点上,男性被认为更优秀,以及刻板印象中立的线索,比如把测试描述成解决谜题。研究小组随后测试了受试者的风险偏好,发现那些受到刻板印象暗示的人更厌恶风险和损失。他们的理论是,刻板印象的暗示降低了自我防御,促使受试者更多地依赖直觉。这对决策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且并不是朝着更好的方向。

当男人感到自己的男子气概受到威胁时,他们可能会不明智地冒险。休斯顿引用了另一项研究,研究人员将男性分成两组,要求他们拿着电钻或涂上有香味的护手霜,然后有机会赌骰子。乳液气味组比电钻组冒的风险大得多。

令人高兴的是,在其他情况下,与女性在一起可能会让男性减少冒险行为。研究人员发现,当女性在车内时,男性会开得更慢、更保守,比如他们会与前车保持更远的距离。

跨文化性别差异

韩国亚洲大学的管理学学者金道荣和朴俊秀研究了韩国人和澳大利亚人对风险的看法和应对方式的差异。他们要求参与者对他们认为的各种行为的风险程度进行排序,从极限运动到服用非法药物,再到入店行窃、赌博和醉酒驾驶。他们还展示了来自商业、个人职业和人际关系的场景。

毫不奇怪,考虑到澳大利亚人对“鳄鱼邓迪”的刻板印象和更保守的韩国文化,澳大利亚男性和女性总体上比韩国人对更高的风险感到自在。但是当研究人员比较个人做出的决定和群体做出的决定时,事情变得相当有趣。与独自一人相比,韩国人在群体中更愿意冒险,无论该群体全部是男性、全部是女性还是混合性别。相比之下,在澳大利亚人中,只有男性在群体中的风险偏好比他们独处时更高,澳大利亚女性无论是在群体中还是独处时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差异。

为什么澳大利亚男人和女人如此不同,而韩国人却不是呢?在这种情况下,塑造风险认知的社会规则也可能强化了这种差异。例如,相较于韩国,澳大利亚允许更小年龄的人参加危险活动,在澳大利亚,人们在16岁时就能拿到驾照,18岁时就能喝酒、抽烟,而韩国则将年龄限制设定在20岁。

最终,两位学者将这种差异归因于西方的个人主义态度和亚洲的集体主义价值观。西方的人际关系风格是独立的,而亚洲文化强调关系的相互依赖性。个人主义文化认为表达意见是建立和表达自己身份的重要途径,而在集体主义文化中,更重要的是关注他人的意见,顺应和保持群体凝聚力。

集体主义文化也比个人主义文化更有可能相信集体决策是优越的。因此,韩国人无论男女都更重视集体主义规范和相互依赖的关系,而不是将性别差异作为他们决策的理由。

相比之下,在个人主义文化中,刻板的男性从群体中获得归属感和尊重,因此,对于个人主义文化中的男性来说,更加自信导致他们在群体中所冒的风险比独处时更大。相比之下,刻板的“女性”态度贬低了冒险精神,这一信念得到了群体的强化。换句话说,在个人主义文化中,群体使男性更有可能像刻板的男性那样行事,让女性更像刻板的女性。

(本文摘自《灰犀牛:个人、组织如何与风险共舞》。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品牌项目
  • 大蓬车
  • 红枫热线
  • 反家暴
  • 3个十分钟
  • 失独
  • 方舟计划


腾龙客服电话-14787396161

腾龙客服电话,腾龙现场客服,腾龙在线客服(电话173O883O666)-(电话14787396161)客服蝙蝠账号:4463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