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心理健康知识,提高女性心理健康水平,为妇女提供心理咨询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心理学堂 >恋爱婚姻 >“两头婚”是客观限制下的家庭权变
“两头婚”是客观限制下的家庭权变
  • 发表日期:2020-12-24
  • 点击量:171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姚改改

连日来,“两头婚”话题引发全网关注,引起全民大讨论。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一时间众说纷纭。“两头婚”兴起的关键性因素是什么,“两头婚”为解决什么问题而出现,“两头婚”本身有何发展过程以及它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倒退?就这些问题,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采访了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莫艳清。

“两头婚”兴起的根本原因?

在采访之初,莫艳清首先阐明了“两头婚”的概念。“‘两头婚’有一整套的家庭制度,或者说有一整套的结构性要素。一、双方为农村家庭;二、结婚时,男方不用出彩礼,女方不用准备嫁妆;三、男女双方都准备婚房,两边轮流住;四、约定生育两个孩子,通常第一个孩子跟爸爸姓,第二个孩子跟妈妈姓;五、两边将来都承担家庭养老问题。”

关于两边轮流住,莫艳清还特别说明,“两头婚”家庭中的小夫妻,他们的原生家庭相隔距离并不远,便于小夫妻两边轮流住。通常为同一个村庄、隔壁邻村,或者为同一个镇、隔壁镇等,远距离跨镇或跨县的情况比较少。“这是‘两头婚’能够实现的一个前提。”

五大结构性要素仅仅是“两头婚”呈现的表象特征。实际上,家庭婚姻形式变迁是理解和透视城乡社会发展的一个微视层面。

为什么会兴起“两头婚”呢?莫艳清表示,任何一种婚姻形式的变化,都是客观情势变迁的结果。“‘两头婚’的兴起,牵涉到多重因素,有计划生育政策、家庭传统宗族文化、经济社会发展等等,它并不是单一方面影响的结果。”

那么,在多种因素中,哪种因素所占比重较大呢?

“众所周知,任何一种婚姻形式的考量都有经济因素在里面,这是不可避免的。‘两头婚’之所以能出现,经济因素占其一,但并不是最主要的因素。‘两头婚’产生的最根本原因,是计划生育政策下,因人口控制产生了两户家庭只有一个男丁的婚配人口结构,所以才催生了家庭对婚姻形式的一种权变,即‘两头婚’。”

实践来看,“两头婚”主要流行于苏南浙北地区,为什么会在这些地方兴起呢?

“其实苏南浙北地区,重男轻女思想和宗族传统文化,就全国而言,相对来说比较淡薄,父辈也好,子辈也好,对上述观念较为淡化,才会推动这种婚姻的产生。如果是很传统、很浓厚的宗族地区,很难产生这种婚姻。”

莫艳清解释说,尤其是计划生育政策施行后,苏南浙北地区严格执行计划生育。独生子女家庭中的女儿自小就是家中千金小姐,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加上当地经济条件较好,很多女儿或者父母不愿女儿嫁出去,担心嫁到夫家会受到很多牵制,不如在自家自在。再加上情感抚慰、养老等方面的考虑,无论是从父辈还是子辈出发,他们都认为“两头婚”的婚姻形式是比较适合自己当下家庭,从而作出一种主观能动性的调适,一种主动性的权变。“‘两头婚’实质是‘嫁娶婚’和‘招赘婚’的合并体。”

“两头婚”兴起为解决什么问题?

虽然网络对于“两头婚”中的姓氏分配争议较大,但事实上,“两头婚”兴起之时,并不是为了解决孙辈两个孩子的姓氏问题。

“‘两头婚’一开始主要是解决独生子女家庭,尤其是女方家庭的情感抚慰和养老问题。女方家庭的女儿出嫁后,家里没有孩子居住,父母的情感没有得到抚慰。此外,由于农村还是以家庭养老为主,女方父母担心老了以后无人赡养,选择‘两头婚’则意味着将来可平等地享受养老权。”莫艳清说。

尽管现实中“两头婚”有种种利弊,但在莫艳清的调研走访中,村干部和村小组长给出的预测却是,“两头婚”家庭最尖锐的矛盾时刻还未到来。

“‘两头婚’家庭后期为争取养老资源是个大问题。无论城市农村,独生子女家庭的养老一直是个社会问题,但是农村独生子女家庭不同的地方在于,父母没有养老金或者很少的养老金,等‘两头婚’家庭中的父辈失去劳动能力,需要赡养的时候,子辈既要抚养孙辈,又要照顾两边父母,还要维系两边的人情往来,或许那时才是‘两头婚’家庭最困难的时候。”

“两头婚”自身有何发展历程?

“两头婚”出现后的十多年里,也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

“我们国家是1978年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最早的一批独生子女到了适婚年纪时,差不多是21世纪初。”

刚开始时,女方家庭会口头提出,不需要彩礼,将来女儿两边住,生的小孩也叫父辈爷爷奶奶,但往往并未与男方家庭达成实质性的协议。一旦遇到特殊情况,有些家庭会因缺乏契约精神,而产生矛盾。

莫艳清就曾遇到过这样的案例,女方是“80后”,婚前,女方父母只提到了希望女儿将来两边住,生的小孩也叫爷爷奶奶。等女儿生下孙辈后,女方父母建议除了在男方家庭摆满月酒外,女方这边也可以摆满月酒。此时,男方认为从来都是爷爷奶奶家摆满月酒,外公外婆家不需要办。由于当初口头约定中并未提及满月酒的相关内容,从而导致了双方的不愉快。

“慢慢地,后来采取‘两头婚’形式的人家,双方会把相关内容都谈妥,也越来越细化,越来越规范,以规避前车之鉴。”莫艳清说。

在双独和单独二孩政策未施行之前,“两头婚”家庭生育的一个小孩,绝大多数是跟父姓,母亲姓氏占据中间字位置。“比如,男方姓王,女方姓李,小孩的名字一般叫王李某。”

一直到双独和单独二孩政策开始实施,“两头婚”家庭生育第二个小孩后,才出现了第一个小孩跟男方姓,第二个小孩跟女方姓的普遍现象。

进步还是倒退?

“‘两头婚’是男女平等的表现,是一种进步现象。”“‘两头婚’的原生家庭父母希望姓氏延续,依旧是传统思想作祟。”……针对“两头婚”,大众既有正面肯定支持者,也有反对质疑者,大家议论纷纷。

对于种种说法,莫艳清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能一概而论‘两头婚’是进步还是倒退。”

首先,“两头婚”是在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框架下,小家庭为实现自己个人家庭利益的最大化而做出的一种适应性的调整。其中的一个家庭利益就是希望女儿在原生家庭的宠爱能够在结婚后得以延续。而且在“两头婚”家庭中,女儿也有姓氏延续权和财产继承权。“可以说,这些是男女平等的体现。”

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两头婚”呈现出小夫妻单核心家庭的双系制运作表象,但传统的父系父权制度未必就因此遭到否弃,实际上有可能以一种隐蔽曲折的方式实现自身的延续。

“大家不必戴有色眼镜去看待‘两头婚’,它只是农村独生子女家庭为解决家庭人力资源稀缺而做出的一种适宜性权变。”在与记者交谈中,莫艳清不止一次提到“客观限制下的家庭权变”这一说法。

“两头婚”的走向?

关于“两头婚”是利大还是弊大,网上也是争论不休。对此,莫艳清表示,利大还是弊大,要看当事人愿意选择什么,从而能否达到内心的预期。

“任何家庭做出这样的权变,肯定是为了更有利于小家庭的运作,无论是感情抚慰、家庭养老还是对子女的资助等方面。”莫艳清认为,婚姻和家庭的实质是和合共同体,没有任何一种婚姻形式是完美的,存在即是合理。“目前尚未有具体的数据能够证明或显示,‘两头婚’家庭婚姻破裂的比例高于传统的嫁娶婚姻家庭。”

但由于“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后,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比如只生一个,或者头胎是女儿二胎是儿子,再或者小夫妻只想在原生家庭居住不愿到对方家里住等等,“有些‘两头婚’家庭产生家庭矛盾的点,可能会比普通家庭多一些。”

而对于“两头婚”未来的发展走势,莫艳清也表示,谁都不能很好地去预测它会马上消失还是全部消失,或者完全流行开来。

随着生育政策限制的解除,男女婚配不再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后,或许婚姻市场在性别方面又会实现一种家庭结构的平衡,那么“两头婚”很可能又消失了。

“以前不知道有‘两头婚’这种形式,现在知道了,我以后也想选择这种形式。”事实上,有网友会有这样的想法。

“有这种想法的人,或许刚好处在适婚年龄或者即将步入适婚年龄,推算一下,对方大概率是独生子女。”莫艳清说,这恰恰说明了“两头婚”还比较受独生子女家庭的认可。“但大规模地流行开来,我觉得不太可能。”



品牌项目
  • 大蓬车
  • 红枫热线
  • 反家暴
  • 3个十分钟
  • 失独
  • 方舟计划


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地址:北京西城区右安门内大街72号万博苑小区3号楼104室 │ 邮编:100054 │

公益热线:010-6833 3388010-64033383、010-64073800 │ 办公电话:010-8354 6390 

电子邮箱:maplewomencenter@vip.sina.com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maplewomencenter 红枫中心 │ 公众微信:MapleWomenCenter  

京ICP备05067414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874